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 管理文庫 >> 正文
尋找STEM領域“消失的女發明家”:為何在專利領域,女性基本缺席?
來源:中國丙綸網 - 中國纖維網旗下網站 添加人:service4 添加時間:2019-6-14

    

最近的一份美國政府報告顯示,盡管女性在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STEM)領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但在美國的專利領域,女性卻基本缺席。

薩荷(Ami Patel Shah),一位專注于全球對沖基金專利的合伙人,在這篇評論文章中寫道,針對女性發明家的“專利新政”可能有助于扭轉局面。

薩荷擁有法律、電氣和計算機工程學位。她尤其擅長于專利和金融的交叉領域。在進入金融服務領域之前,她曾是一名美國專利審查員,后曾負責一家國際芯片制造商的全球無線專利產品線,并任職于多家律師事務所。
以下為專欄正文:

作為活躍于STEM各領域的職業女性,我們發現在專利申請存在一個有趣現象:女性發明家越來越罕見。這讓我們大感驚訝。

美國專利和商標局(PTO) 2月份 發布了一份報告顯示,“女性參與科學和工程職業以及女性創業者的數量增加,并未導致女性專利發明家的廣泛增加。”

五年前,《福布斯》曾報道過,在IBM、GM、HP、百事和杜邦這樣的大公司,女性通過主修“STEM這類硬科學”打破了職業天花板,“走上了權力之路”。同時,女性近年來在科技研發領域也取得巨大進步,但為何對專利申請來說她們仍然是“隱形人”?

在亞洲的幾個大城市,女性在計算機領域就業有大幅增長。CNBC最近對100個國家的1.2萬名女性程序員進行了調查,結果顯示,上海和班加羅爾將成為全球領先的新興女性科技中心,很快將超過硅谷。

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的數據,亞洲創新者(尤其是中國、韓國和印度)目前在全球專利申請中占據主導位置。更重要的是,這些亞洲國家在美國申請的專利數量也相當可觀,這使得美國PTO專門對國際專利代理行為提交了報告。由此可見女性發明家的罕見是一個全球性現象。

美國國會在今年二月份還專門就女性發明家的匱乏及其對美國“創新經濟”的影響舉行了聽證會 。

然而,我認為,只有去發現抑制女性發明家成長的根本原因,并研究如何激勵女性申請專利,才能實現有意義和可持續的變革。簡而言之,我們需要一項針對女性發明家的“新政”。

專利的需求與供給

排他性披露——這是任何專利制度的核心原則。專利是指通過對潛在發明進行披露,從而換取有限的壟斷權,從而推動經濟增長。及時對發明進行公開,使其立即變得透明化,這樣專利就可以被其他人閱讀、理解并改進,從而促進整個社會的進步。

據估計,在美國這樣的創新經濟中,在企業資產負債表的無形資產中,知識產權所占比例高達87%。因此,利用“STEM優勢”進入高管層的女性憑借公司的專利擁有可觀的經濟實力。但為何當前的“專利獨家披露”協議中很少有女性身影呢?我認為,主要是發明的需求和供給這一等式對女性不起作用。

從經濟角度來看,排他性實際上是社會交易的需求方,它決定了將授予何種類型的專利。即,我們期望什么樣的發明獲得什么樣的合法壟斷權?
在所謂的“嚴肅硬科學”(如芯片架構)和“軟科學”(如生物技術)之間,有一場圍繞專利制度精髓的論戰,爭論哪種科學才真正有專利價值。

理論上(和最初設計的一樣),美國擁有一個特別廣泛、統一的系統。換句話說,它為專利提供了一個單一系統,適用于無論是新的診斷程序、新的智能手機還是新的應用程序。

但是在實踐中,關于計算機軟件開發,以及從更大范圍來說,所有基于信息的技術(包括人工智能、數據科學和生物技術)是否具有專利價值,一直存在很多爭議。事實上,法律判例不明確且應用不一致使得專利局內部形成了奧威爾現象,相對來說其中一些發明受到的待遇并不公平,這對專利售后市場產生了影響。

我的職業就是專利定價,我親眼目睹了這種現象:與所謂的“嚴肅硬科學”領域的創新相比,“軟科學”創新的價值更容易被低估。

然而,令人鼓舞的是,這一問題日趨好轉。美國專利和商標局(USPTO)新任局長Andre Inacu宣布,有關專利資格的被曲解的法律結論時代已經結束,并部署了大量機構資源來糾正這一問題。修訂后的新審查指南現在明確指出,USPTO不僅放寬了申請范圍,而且更歡迎軟科學方面的發明。這對編程專業的女生來說是個好消息,因為她們將和設計芯片的男生一樣具有創造力。

說到協議的披露方面,專利局目前為所有技術提供了一個更大的舞臺,這意味著會有更多的潛在女性申請人出現。

STEM領域女性的現狀

幸運的是,無論是自下而上(即女性受教育者),還是自上而下(即女性領導的企業)的研究數據都表明,存在優秀的潛在女性創新者。

教育背景

女性比以前擁有更高的教育學位。2016年的一項全國女孩合作項目研究(National Girls Collaborative Project study)顯示,雖然在美國受過大學教育的勞動力人數中女性占到一半,但她們只占科學和工程勞動力的29%。

單就STEM(目前不包括軟件爭論)而言,這一表現并不算耀眼。不過同一項研究表明,“軟科學”領域的女性學位申請人的數量,如社會科學(62%)和生物、農業和環境生命科學(48%)領域的女性人數明顯增加,其中蘊藏著大量潛在的女性發明家。

但專利領域的教育卻并不盡人意。在大學里,很少有什么關于專利申請的講座。

在計算機科學領域,申請軟件專利幾乎是被禁止的。開源軟件非常受歡迎,但人們對專利只字不提,除非是說專利扼殺了創新。

對于那些認為軟科學發明的界線模糊不清,而且拖累經濟增長的人,我們要說的是,教育需要改進,特別是涉及到有關軟科學的專利制度及其帶來的社會福利。

商業領域

從自上而下的角度來看,我指的是女性領導的科技企業,她們表現的非常出色:

考夫曼基金會(Kauffman Foundation) 2016年的一項研究發現,與男性領導的科技公司相比,女性領導的科技公司資本效率更高,投資回報率也更高,達到35%。

《福布斯》的一份報告發現,女性科技創業者領導的公司收入比男性創業者領導的公司收入高出20%,雖然前者獲得的風險投資總額比后者少50%。

此外,投資者對初創企業的行為有很大的影響,他們通常要求初創企業申請專利,以保護投資。如此就變成了從上到下的問題,即如何從財務上激勵這些女性領導的運營良好、高效的科技公司及其投資者去申請專利?如何鼓勵更多的女性科學學位持有者申請專利?

基于這些因素,排他性披露新政的輪廓開始逐步成型,以促進女性發明家的發展。好消息是,已經有一些政府規則(在 小企業和采購領域稱為“第8A條”),在進行修改,以針對女性發明家形成一項新政。

建議專利新政鼓勵女性

如果我們想要認真糾正這一失衡,并鼓勵更多女性申請專利,那么專利新政需具備以下特點:

擴展現有的激勵措施,讓女性也參與進來。已經有一些項目為聯邦合同采購提供激勵,那么為什么不進行專利采購?專利是公司的資產,因此可以像實體經濟中的商品和服務一樣受到激勵。

聯邦稅收優惠。早在1953年,《小企業法》( Small Business Act)就鼓勵向聯邦政府采購合同中簽約的少數族裔以及女性擁有的公司提供稅收優惠。建議其同樣適用于使用專利的企業,或投資于這些企業。

專利局獎勵。專利局目前針對小型實體和微型實體實施專利申請的費用實行分級收費和減收收費制度。為什么不將這一福利擴大到女性擁有的實體?

教育激勵。科學技術領域中女性學生比例正在提高,建議可以用貸款減免的手段來激勵女性學生或畢業生申請專利。

簡而言之,我們需要向創新的女性提供一系列有效的激勵,既指向發明的供給方,也指向用來推動創新經濟的軟技術和硬技術專利的需求方。

專利局的這項研究值得稱贊,因為它引起了關注。PTO報告和最近的國會聽證會是重新調整專利制度核心協議的完美起點。現在是采取行動,使新政成為現實的時候了。

說真的,姑娘們,比起“迷失的愛因斯坦”,我們是否更愿意被稱為“被發現的居里夫人”?

穿越火线单机版